凤凰娱乐彩票计划网-北京pk赛车一期计划免费版_北pk10计划三期版_pk10 计划51计划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驯服美女总裁

1.5分彩彩票计划

驯服美女总裁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4 16:33

评语:文笔朴实冷静,谜题不落窠臼也不炫技,布局谋篇层层推进,从容不迫,内容精彩,想象力很丰富,环节给人有一种想探索的结果。

标签:
失魂落魄的穷屌丝,随意加的女网友,竟然是身份显赫高不可攀的美女董事长。肤白貌美,气质高雅,身材更是一级棒。男屌丝逆袭白富美。凤凰娱乐彩票计划网-北京pk赛车一期计划免费版_北pk10计划三期版_pk10 计划51计划小说网为大家提供驯服美女总裁在线阅读,驯服美女总裁(张伟王炎)是作者佚名最新完成的都市小说。

精彩章节

王炎低头擦了下眼睛,拢拢头发:“还没确定,可能很快,也可能要等一段时间,看情况。不过,我最近要回老家一趟。”

“干嘛?”

“办理户籍的事宜,你打算回去吗?”

“不,”张伟摇摇头:“一事无成,回去何以见父老,等等再说吧。”

“我回去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去你老家代你看看你父母吧。”

“我家在农村,山区,偏远的。”

“没关系,我就喜欢去山里玩,这个时间山里的秋天才美呢。”

张伟想了想:“也好,你走之前告诉我一声,我买点地方特产捎回去。”

王炎扑哧笑:“土包子,什么年头,还大包小包回乡探亲,直接带钱回去给你妈不就得了。”

张伟正色道:“那可不是一回事,钱是要捎带一些回去,东西还是要带的,有时候钱并不代表一切,傻丫头。”

王炎抿嘴笑着说:“那到时候你妈要是问我和你什么关系,我怎么说?”

张伟打个哈哈:“你就说是我媳妇得了,省得我妈天天催我。”

王炎:“那你妈要是问我们结婚没结婚,我怎么说?”

张伟:“我靠,我才离家多长时间就结婚啊,再说,按我们家的风俗,结婚也是要在老家举办婚礼的。”

“嘻嘻,”王炎乐坏了:“你妈要是给我见面礼我就收着了啊。”

“行,我妈还有个祖传的玉簪,价值连城,你收着带到国外去吧。”

“哇塞,祖传玉簪,文物哦。”

张伟点点头:“那是,明朝传下来的,能买你这个人不?”

王炎频频点头:“能,能买一打。”

“哈哈……”张伟开心地笑起来,所有前嫌尽释,云开雾散,彼此的隔阂消失殆尽。

张伟边给王炎夹菜边问:“那哈,哈什么森最近忙什么?”

王炎边吃边回答:“回国述职去了,前天走的,大约要1个月才回来。”

“哦,”张伟答应着,感觉自己对这哈尔森的厌恶和敌视也轻了一些。

“唔……”王炎突然捂住嘴巴要吐。

张伟急忙找纸,王炎摆摆手去了卫生间,好一会才回来。

“怎么了?”张伟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就是感觉胃里有酸水,老想吐。”

张伟心里一咯噔,我的儿,别是怀孕了吧。

一想自己和王炎分手不到一个月,要是怀孕的话,那肯定是自己下的种。

我靠,这事大了。

张伟以前和女孩子有过这事,所以对这块的知识多少了解一些。

张伟不动声色:“先别吃烫的,吃点水果,想吃什么水果?我去你给端。”

王炎伸神腰杆:“去弄点酸的,这会特想吃开胃的。”

坏事,肯定是怀孕了,张伟边去拿水果边琢磨怎么办。

吃完饭,张伟对王炎说:“下午我也没事,不如我们去我宿舍,我们聊会天吧。”

“好,我好久没回去了,还挺想念的呢。”王炎大大咧咧地说。

二人吃完后打了个出租车去张伟的单身公寓。

出租车经过一家成人用品店的时候,张伟让司机停车等下,对王炎说:“我下去买个东西。”

王炎看张伟走进成人用品店,心快速跳起来,难道张伟是去买那东西,到宿舍要用?

王炎脸上泛起了红晕,张伟是不是自己一个人饥渴难耐,邀请自己去宿舍聊天,实际上是想做那事的呢?

如果张伟提出这个要求,自己该不该答应?

王炎心里七上八下,意乱情迷,不知如何是好。

张伟很快出来,手里拿了一个小纸盒包装的东西,放进口袋,上车对司机说:“开车”。

王炎猜张伟买的是避孕套,心里狂跳不已,不知是渴望还是恐慌,不知是该接受还是拒绝。

张伟若无其事地和王炎说笑聊天,王炎心不在焉应付着,心里想著心事。

坐电梯,上楼,进门,王炎的心越跳越快。

在张伟关上房门之后,王炎紧张地屏住呼吸,不禁闭上了眼睛,等待张伟迫不及待的拥抱和亲吻。

可是过了几秒钟,却没有动静。

王炎睁开眼,看见张伟正睁大眼睛看着自己:“闭眼干嘛,想让我给你捉迷藏?”

“没事,我眼睛有点累。”王炎松了口气,走动打量着室内:“哇塞,你这里基本可以让猪来和你作伴了,这么乱。”

张伟咧开嘴巴笑:“就等你来整理呢。”

“嘿嘿,原来邀请我来聊天,是让我来做清洁保姆的啊。”王炎把地上张伟扔的脏衣服收拾起来,准备放洗衣机里。

“别忙,”张伟把王炎拉到卫生间:“我们先办个事情。”

“什么事情?”

“按我说的办,脱裤子。”

王炎穿的是短休闲裤。

王炎的脸唰地红起来,心跳又加速,终于来了,而且还要在这里,张伟什么时候喜欢在这个环境里做那事了?

王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做?是顺从还是抗拒,毕竟他们已经结束关系了。

“快啊,磨蹭。”张伟催促着。

“你,你怎么这么性急?我,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大好啊?”王炎结结巴巴说道。

她心里已经想了,如果张伟坚持要,她就给他。

“我靠,你想哪里了,以为我要和你做那事?”张伟从手里的纸盒里拿出一个纸条:“我要检验你的尿样。”

“干嘛?”王炎又放松下来,随即又好奇地问张伟。

“先别问,检验完了告诉你,抓紧点。”

王炎不再问,依言照张伟说的办。

也是奇怪,在张伟面前脱衣小便,二人竟然都没有别扭的感觉,好像是很自然的事情。

张伟按照说明书的要求把试条进行了浸放,然后把试条放在眼前,屏住呼吸看试条颜色显示。

王炎拿起张伟扔在地上的纸盒看了下:“啊,早孕试条,你在测我是不是怀孕了?”

张伟点点头:“是啊,要是怀上了,再加上你要出国,岂不是双喜临门,好事成双?”

王炎一下子慌了神:“别吓我,是不是真的有了?”

张伟眼睛紧盯着试条,表情严肃:“别打岔,马上就出结果。”

张伟的眼睛死死盯着试条,心里不停祈祷,最好试条上什么变化也没有。

王炎不懂试条怎么看,两眼瞪着张伟的眼神,心砰砰直跳,希望从张伟的眼神里捕捉到有利的信息。

王炎这才明白,张伟让自己来宿舍,是要测试自己是否怀孕,不是为了做那事。

她自己对怀孕一点感觉都没有,对怀孕的知识更是知道的很少,只知道例假停止,可她的例假一向就不准时,自己又马马虎虎的,根本没在意。

刚才听张伟一说,王炎有点慌了,她可不想现在怀孕,没结婚不说,这么年轻,正是干事业的时候,根本就没考虑生孩子的事情。何况,在这个节骨眼上,还不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不能因为这个影响了出国大业。

王炎紧盯着张伟的眼睛,她看见张伟的眼神很亮,很专注,她希望最后张伟的眼神能变得更加明亮,并且轻松起来。

突然,张伟的眼神变得紧张,凝聚成一点,然后突然暗淡下来,充满了失望,最后是绝望。

张伟呆呆地看着试条上出现的红线,完了,阳性,怀上了。

王炎从张伟的眼神里明白了大概结果,又不死心,追问道:“怎么样?什么情况?”

张伟紧皱眉头没说话,盯着试条发呆。

王炎心凉了,一屁股坐在马桶上,心意慌乱,声音几乎要哭出来:“怎么办?我不想要娃娃,我不想生娃娃,我不要做妈妈。”

张伟心情更是烦乱,从时间上推算,这个孩子应该是自己的,至于是哪次做的孽,张伟自己也想不起。

从王炎的态度看,这个孩子是肯定不能要了,第一,王炎已经不是自己的人了;第二,王炎现在根本就没有做好当妈妈的准备;第三,从目前王炎所处的实际情况看,这孩子也不能要。

既然不能要,那就抓紧处理,打掉。时间越早痛苦越小,越拖越麻烦。而且,哈尔森现在回国,这个时候打掉显然是最佳时间。

可是,明天海南团就要出发,再快也要到一周后,而且,仅仅凭自己这个小试条并不完全准确,要去医院检查后才能确定。

如果现在就告诉王炎结果,会让王炎背上沉重的心理负担,出去玩也不会开心,况且一周后回来时间也来得及。

一定要让王炎高高兴兴去海南。

主意已定,张伟从容起来,把王炎拉起,来到卧室,让王炎坐在沙发上,抹去王炎眼角的泪水,哈哈一笑:“傻孩子,你哭什么?检查结果是你没有怀孕。”

“啊!真的?”王炎抬起头,看到张伟肯定的表情,霎时高兴起来:“坏蛋,那你刚才的表情?吓死我了。”

“我不是一直在观察吗?得看清楚最后的检查结果才能告诉你啊。”张伟拿着那试条:“看见这两条出现的红线了吗?这代表你没有怀孕。”

张伟仗着王炎不懂,把结果完全反过来说。

“哦,是这样啊。”王炎轻松地跑到卧室,坐到床上。

张伟跟进来,靠着门框站着。

王炎卸下了精神包袱,话也多起来:“你们在海南要好好做,等我们从海南回来,我给公司好好汇报,争取给你们做。80个人,要申请处境旅游签证,还要和海外那边联系地接,和国内游不一样,肯定复杂多了。”

张伟:“肯定好好伺候好你们。我没弄过出境游,我们那地方穷,出国旅游的几乎没有,哪里象这里,有钱人多,动不动就新马泰、港澳、澳洲游的。”

“是啊,”王炎说:“不出来不知道,出来一看吓一跳,这发展的差距南北方太大了,还是人家南方人有钱。”

张伟摇摇头:“也不全是有钱的问题,关键在于这里,”张伟指指脑袋:“思想解放的问题,关键在于换脑筋,思想不解放,自己缩在自己那地方称老大,坐井观天,一辈子也发展不起来。”

王炎笑说说:“哥,这段时间你的思想变化很快啊。”

张伟微笑了下:“大环境的影响,在这里处处感受到紧张的节奏,蓬勃的精神,催人的气氛,不换脑筋就要被淘汰,没办法,就要适应大环境。”

王炎赞赏地看着张伟:“你比我强,我虽然在外企,思想还没你适应地快。”

张伟:“都要有个过程,只能是我们适应环境,不可能是环境适应我们。”

“嗯。”王炎认真地回应。

张伟过来一提王炎耳朵:“快起来去给我洗衣服,收拾房间。”

王炎撅撅嘴巴,去清理张伟的猪窝。

张伟则整理自己到处都是的书籍和资料

女人到哪里都是整洁和有序的代名词。经过王炎一翻整理和打扫,很快张伟的宿舍变得整洁敞亮起来。

“不错,不错,提出表扬。”张伟看着王炎整理后的房间,非常满意:“辛苦了,累了吧?休息会。”

王炎毫不客气地往床上一躺:“哎呀,舒服,我的老窝,我又回来了。”

张伟坐在沙发上讽刺地说:“以前你是主人,可惜你这次回来是客人了,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

王炎白了张伟一眼:“你就会讽刺我,就不会说两句让我高兴的话?”

张伟点点头:“嗯,好吧,我决定以后不再惹你了,只说你喜欢听的,不说让你生气的话。”

王炎:“对了,这才像个当哥的样子,何况我是客人。”

张伟摇摇头:“你他妈的又来娇贵了,敢情我得好好伺候着你。”

看到张伟对自己态度一次比一次好,王炎心里很开心,离开张伟之后,她最大的心事就是张伟的不开心和对自己的憎恨。现在看到张伟能端正心态,对自己就像以前那样没有心理负担,心里感到很高兴。

想到自己不久就要远涉重洋,远走他乡,去异国打拼,这一走,不知何年才能回来,人海茫茫,千百寻觅,或许再也没有相逢之日。

想起和张伟从卧铺大巴车的相识到合租房子的同居生活,虽然没有丰厚的物质生活,却充满了乐观和阳光,充满了上进和自信,时光短暂,但却是那样的让人留恋。

想起这些,王炎的心里暖洋洋的,一阵阵发热,不由冲张伟说:“哥。”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