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娱乐彩票计划网-北京pk赛车一期计划免费版_北pk10计划三期版_pk10 计划51计划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留爱察看九十天

幸运彩票1分快三计划

留爱察看九十天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4 19:07

评语:生活气息浓厚,遣词造句准确传神。而且笔调轻松,自然顺畅,有条不紊。值得推荐,写的真的很好呢!

热门小说《留爱察看九十天》是季可蔷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宗岳钟心恬,书中主要讲述了:事业爱情两得意的陆宗岳,是人人称羡的高富帅,直到他因车祸躺在医院,才发现原来自己的人生很失败!公司员工对他漠不关心,继母和弟弟只等着分遗产,而他以为和自己相爱的女人,当着他面和别人打情骂俏……其实谁也不在乎他,这世上多他一个少他一个都无所谓,正当他觉得一颗心荒凉,活着不如死了好时,他的前妻来了——三年的婚姻,他不记得自己曾好好对待过她,她却温柔地为动弹不得的他洗浴擦身,为他梳头按摩,做着那些连专业看护都未必有耐性去做的琐事。唯一真心期盼他醒来的人,竟是他以为永不会再相见的她,从前的她身材珠圆玉润,如今的她为何瘦得这般令人心慌?她过的究竟是怎样的日子?有按时吃饭吗?有人照顾她吗?如果生命真的只剩下九十天,他决定,为她而活,找个比自己更懂得珍惜她的男人,代替他,给她幸福……

精彩章节

陆宗岳醒来时,感觉全身疲惫。

他知道自己会看到谁,果然也看见了,他的前妻钟心恬正站在床边,俯身以双手使劲按揉着他僵硬的两条腿,将他的膝盖弯起又放下,确保他即使久病在床也不会因缺乏运动而导致肌肉萎缩。

她做得十分认真,鬓边汗水微湿,眼眸微敛,那一根根浓密细致的睫毛如羽,弯弯地勾着他心弦。

圆圆啊!

她怎能这么瘦?

他的目光由她苍白清秀的容颜看到她纤细的肩头,那单薄的身板以及彷佛不盈一握的腰肢,一件素色连身裙穿在她身上松垮垮的,几乎像个布袋。

怎么就成这副模样了?

这些年来,她是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让自己憔悴到这地步的?他记得她初嫁给他时,是那么珠圆玉润、肌肤丰泽,他还曾经讽刺地嫌弃她胖。

为何现在会……

一滴一滴的汗水落在陆宗岳腿上,他说不上那是什么样的滋味,忽冷忽热,麻麻地刺痛着。

是的,他感觉到痛,那遭汗水浸润的腿肤痛着,而一颗无所适从的心更痛。

他很想抬起手摸摸眼前这个令他心痛的女人,却是颓然无力。

「圆圆。」

就连喊她的嗓子也低微而沙哑,如深沈的夜里悄悄呜咽的风声。

她听见了,震了震,许久,才缓缓地将一双雾蒙蒙的眼眸转向他,起初是茫然地黯淡着,然后逐渐发亮,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的欢喜,像是害怕自己太放纵会乐极生悲。

她竟是如此希冀又不安地盼着他醒来!

胸口越发麻痒了,紧紧地揪着,呼吸艰难。

他怔忡地看着她,而她颤颤地朝他伸出细瘦的手,抚上他微凉的脸庞。「宗岳,你真的醒了?」

「嗯。」他低低地应,感觉到她掌心的柔软,软得像一根羽毛,轻轻地搔着他。

「你真的醒了!」有好片刻,她只是傻傻地发愣,神情夹杂着喜悦惊讶,慢慢地转成彷徨迷惘,最后是慌张失措。

她猛然后退一步,他看着她离开自己身边,纵然只是一步的距离,他却觉得宛如一带银河,遥远得不可接近。

他的心又痛了起来。「圆圆,妳……怎么会来看我?」

为什么?

他止不住满心疑惑,为何在他那样残酷无情地对待她后,她还能在听说他病危时,不计前嫌地来医院送他最后一程,甚至不惜辛苦地如此照顾他?

她像只受惊的小兔,陡然震了下,菱唇褪去最后一丝血色。「我知道自己答应过不再出现在你面前的,我只是……」

她误会他的意思了,他不是怪她,他是难以置信啊!在所有人都抛下他的时候,她竟然还记得他。

「圆圆,不是……」他急着打断她,着急地想解释。

她没听出他语气里的焦灼,只是仓皇地去按墙上的唤人铃。「我……我叫他们过来……」

不一会儿,医护人员赶来了,见他清醒过来,霎时士气大振,连忙将他的主治医生请来,仔细检测他的身体状况。

而在这过程中,她只是安静地站在角落,彷佛当自己是一尊多余的雕像似的,一动也不动,也不说话。

检查过后,他一切正常,可医生仍不肯开示出院的许可,让他继续留院观察。

如同潮起潮落,医护人员来了又走,前一刻还闹烘烘的病房,霎时寂然无声,陆宗岳扬起头,望向远远站着的纤瘦女子。

只一眼,他的心便陡然沈下,他的前妻已不复之前的激动慌乱,此刻的她已平静下来,容颜如雪冰封,淡定无痕。

她凝望着他,眼潭幽深,他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只是直觉地有种不祥预感。

许久,她微微一笑,就连那笑也是淡淡的,带着某种决然。

她要走了……

「圆圆!」尖锐的呼喊划破了空气。

她震住,回首看他急切的神情,秀眉微蹙。「别这样叫我。」

她喃喃低语,他听不出她语气里是否噙着一丝厌恶——若是她真的厌恶,也是他活该,谁教从前他喊她时总是一副恶狠狠的口吻,连名带姓地像恨不得杀了她,何曾这般温柔亲密地唤她小名?

只有她的家人和好友才会这样唤她,而他什么都不是。

他努力压下心头升起的那股黯然,努力装作云淡风轻。「圆圆,妳现在住在哪里?我怎么联络妳?」

她没回答,微微敛下眸,掩住眼神的波动。「我已经请医院通知丁小姐了,她很快就来。」

丁茉莉!

陆宗岳胸口一拧,脸色刷白——现在的他,并不想见那个女人。

钟心恬却误解了他复杂不定的眼神,无声地叹息,转过头,唇角似嘲非嘲地牵了牵。「你别急着回公司工作,把身体养好才重要。」

临走以前,她给了他这样的忠告。

陆宗岳暗暗掐握了下拳头,她是了解他的,知道他向来野心勃勃,若是从前,他的确会急着回公司上班,急着重新掌控自己的事业领域。

但现在的他,不一样了……

「我走了。」

圆圆别走!

看着她翩然转身,他焦躁不已,迫切地想喊出来,声音却卡在干涩的喉头。

他哪有资格挽留她?两人再度相见,她不恨着自己,已是万幸。

他深深地呼吸,一遍又一遍,安抚自己不安的情绪。

没关系,她不肯留下来,他可以主动去找她。

他有九十天的时间,这九十天,他会一点一点地消弭与她之间的隔阂,从前不曾给过她的,如今他都要尽力弥补。

上天垂怜,他还有九十天的时间能够对她赎罪,她将是他最后这段人生路上,唯一值得追寻的那颗星星。

★★★

隔天,陆宗岳正式出院。

他重伤初醒,身体依然虚弱,原本主治医生希望他再留下来多观察几天的,他去世的父亲和院长是好友,医院的VIP病房自然也会为他腾出空间,他无须急着离开。

医生不懂,他赶着出院并非担心自己占用医疗资源,他不是那种会为众生着想的男人,他就只是怕自己时间不够而已。

他生命的另一头,早已跟死神挂上了勾,他可没时间浪费在医院里,一分一秒都十足珍贵。

丁茉莉亲自开车来接他出院,前晚她接到通知赶到医院时,他假装睡着了,闭门谢绝访客,她只得怏怏离开,等到今天才跟他见到面。

一见到他,她就小鸟依人地扑进他怀里。「宗岳,你总算醒了!你知不知道这阵子我有多担心你?」

她哽咽地啜泣,泪水沾湿了清丽的容颜,曲线玲珑的胴体颤抖地依着陆宗岳的胸怀,梨花带雨,柔弱堪怜,是个男人怕都会心软不忍,拥着她轻怜蜜爱。

曾经,只要她稍稍红了眼眶,便能哄得他满腔不舍,可在他最孤单无助的时候,却怎么也等不到她一滴真心的眼泪……

陆宗岳动也不动,对佳人的撒娇冷然以对。

他知道,自己并非完全的麻木,他对这女人还有感觉,只是这感觉夹杂了懊恼与后悔,以及对自己深刻的嫌恶。

他恨自己竟然曾经爱上这样一个女人,和她勾搭上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在他昏迷时,他们商议着乘机牟取公司的利益,对方看来也是在公司内工作。

公司里有内贼,而他的身边有个心早已背叛他的女人。

他素来自负聪明,没有谁可以欺瞒他,没想到他其实是最笨的那一个。

有些事情总要等到死了才能看明白,而他也算是死了一回。

「宗岳,你怎么了?」丁茉莉动情地哭了一会儿,总算察觉他不对劲,愕然扬起娇美如花的脸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说着,玉手就抚上他胸膛,穿进衣襟内,有意无意地撩拨着他。

「拿开。」他冷冷低斥。

「什么?」她一愣。

他瞥向她,深邃的目光在那张精致的容颜上打转。

她真的很美,如果说容貌是一个女人的武器,她无疑是个重武装的高手,再加上那凹凸有致的火辣身材,以及恣意挥洒的女性魅力——她,是任何男人的美梦。

却是他的恶梦。

陆宗岳闭了闭眸,暗暗调匀呼吸。

根据他和死神议定的交易,自己名下的所有财产,无论是动产或不动产,其中有半数必须遗赠给死神指定的那间育幼院。

但他还有另外一半可以支配,除了给继母和弟弟留下足够让他们衣食无忧的一部分外,其他的他决定都给圆圆。

丁茉莉和她那个不知名的男人,都别想从他身上骗到一毛钱!

为了拔出那个藏身于公司的内贼,他暂时不能跟这女人撕破脸,必须耐着性子跟她周旋。

「……我很累,妳先起来。」他放软了语气。

「喔,我压到你了吗?」丁茉莉这才从惊愕中回神,慌忙起身,她刚才是吓到了,陆宗岳从不曾以那样严厉的口吻同她说话,她想自己是听错了,瞧他现在看她的眼神,不是挺温和的?「既然你累了,我就先送你回家吧,你好好睡一觉……」

「出院前我想先洗个澡,妳帮我把西装带过来了吗?」

「带是带了,可你不先回家一趟吗?」

「我要先进公司。」

「现在就去?可你的身体……」

「无所谓。」他淡淡地。「马上Call各部门主管,要他们准备开会,跟我报告公司最近的情况。」

「唉!就知道你这个工作狂的脾气永远都不会改。」丁茉莉娇嗔地叹气,将装在衣袋里的西装递给他。

他接过衣袋,径自进了浴室,关上门,站在淋浴间的莲蓬头下,冷热交替,让那激烈的水流痛痛快快地冲击自己全身上下。

他活过来了。

活过来后,才更发现自己从前那样爱着那个女人有多愚蠢!

幸好,他不会再爱了。

将到生命的尽头,他不会也不必再浪费力气去爱一个人,太令人心累。

他只须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安排好一切……

淋浴过后,陆宗岳换上墨绿色的西装,系上粉红色领带,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整个人看起来神清气爽、帅气逼人。

丁茉莉看得眼睛一亮,伸手过来就想挽他,他稍稍侧过身子,用一个整理领带的动作,不动声色地拉开了与她的距离。

她一时未察觉他的疏离,笑着说道:「我已经打电话进公司了,他们一个小时后就会准备好开会。」

「很好。」他点点头。

两人来到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坐上一辆粉紫色的MiniCooper,这是陆宗岳去年送给丁茉莉的生日礼物,她喜欢得不得了,当晚,就把自己系上蝴蝶结,包装成一份桃色礼物回送给他。

她很懂得玩这些调情手段,比起她,圆圆简直呆板得像根木头。

圆圆……

想起身材消瘦的前妻,陆宗岳的心口不觉抽了抽。

到了公司,全体主管都已准备好要开会,陆宗岳大踏步走进会议室,西装笔挺,身姿傲然。

除了脸色苍白些、身材瘦削些,他看起来和以前没什么不同,一样的自信昂扬,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焕然英气。

与会诸人不觉都打直背脊,收起心头最后一丝散漫——他们的执行长回来了,这男人可从来不是好惹的!

业务部、制造部、国际营运部、研发部、营销部、财务部……各部门主管轮番进行报告,包括目前的业务运作情形及未来各项计划的工作进度,务求让重新回归的执行长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公司最新状况。

陆宗岳坐在主位,目光淡然地一一梭巡过会议室内的每一个人,这里头几乎可说聚集了公司内部所有的菁英,那个和丁茉莉勾搭共谋的男人,想必就是其中之一。

会是谁呢?

会是那个刚刚跟老婆协议离婚,正为每年必须支付大笔赡养费而苦恼的业务副总吗?

或是那个长得斯文俊秀,对人温柔体贴,在公司十分受女同事欢迎的营销部经理?

国际营运部的主管是去年才空降来的台日混血,已经结婚两年了,但谁知道呢?男欢女爱的两个人有时未必受婚姻的束缚。

总不可能是那个负责掌管公司几间工厂的总厂长吧?他已经一大把年纪了,是从公司草创时期就一直跟着他父亲的老臣,很难相信他会背叛公司。

难道是他特地从美国聘请回来的研发副总?因为两人在美国念书时曾是学长学弟关系,对这位聪明绝顶的学长,他向来很是佩服……

每个人都有可能,每个人他都不相信。

陆宗岳蓦地闭了闭眸,重新活过来后,他才恍然醒悟自己身边真正能信任的人是一个也没有,自私自利的他从来没想过和自己的员工坦诚相对,他们之间只存在着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

到如今他才明白自己有多冷酷无情。

丁茉莉领着两个小秘书,为会议室内的每个人换上新茶,为他重新斟满空茶杯时,她对他嫣然一笑。

笑得真美。

端庄优雅中不失妩媚,她很清楚该如何在这种公众场合不着痕迹地施展自己的魅力。

陆宗岳定定地看了她几秒,她误以为他是心动了,笑意更甜,可其实他是感觉全身血液冰冷。

他敢对自己说,在这世上,他或许曾利用过每一个人,却从未想过利用她。

对她,他只有满心的歉然与疼惜,只想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与她分享。

她为何能如此自然地在他面前演戏?明明她心里巴不得他永远不要醒来,好方便她跟另一个男人双宿双飞。

他竟爱上了这样的女人……

心头彷佛有一把利刃,一刀一刀地砍杀自己,血肉模糊,悔恨成伤。

★★★

结束一场将近三小时的会议,陆宗岳基本上已可确定公司目前并没有迫切的危机。

虽然市场上传出他昏迷的风声,有几家客户因此对公司经营产生疑虑,临时抽了几张订单,但还不至于危及公司营运,其他在他昏迷前制定的业务计划,也大致顺利进行,只须他在关键处再指点一二。

最后,他指示几个主管密切关注竞争对手的动向,收集情报后再来向他报告,便宣布散会。

接着,他借口要察看这段时间来的所有公文,让丁茉莉将全部资料整理过后放到他桌上,顺便将一直托管在她那边的公司大小章及他的私人印章拿回来。

以前是因为信赖她,才将这些东西交给她保管,甚至连自己一些平常的私人存汇款或转账事宜,他也请她帮忙代办,再这么下去,哪天自己的财产莫名其妙被过户他可能都不晓得!

既已产生戒心,正如他坚决收回对她的满腔情意,所有托付给她的东西,他也会一样一样取回来。

暂且解决了手边的公事,接下来才是最令陆宗岳烦恼的,关于圆圆的行踪,他这个前夫竟然一无所悉。

她原本的手机号码已经打不通了,她的父亲跟续弦的妻子移居越南,她的妹妹也在两年前嫁给一个日本夫婿,听说现在定居在北海道某个小镇。

他联络不上她的家人,而她的朋友,他想了半天也想不起自己认识谁。

和她的那三年婚姻,他从未真正关心过她,连对她父亲和妹妹,都只是面子上应付几分,又哪里会晓得她有哪些闺蜜?

他现在后悔了,如果那时候他多关心圆圆一点就好了,哪怕只是一点点,或许他现在也不会像只无头苍蝇般彷徨失措。

离开公司后,他回到从前和圆圆居住的小区,一户一户地敲门询问,只盼当时的邻居还有人记得圆圆,甚至跟她有联络。

他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将附近的邻居都问遍了,一个老奶奶告诉他,圆圆常去黄昏市场买菜,他又是一个摊贩接一个摊贩地打听,总算从一个卖菜的妇人口中听到她的消息。

「她以前来跟我学过怎么做牛肉面,前阵子还来看过我,听她说现在在花莲开面店。」

她在花莲!

竟是远离了台北,躲在台湾的后花园。

妇人见他态度诚恳,回家从抽屉里翻出一张贺年明信片。「这是她过年时寄给我的,上面有她在花莲的地址。」

他抄下地址,对提供消息的妇人慎重地道谢,想到很快就能见到圆圆,心田瞬间麻麻的,恍如长出了蒲公英,随风飞得遥远——

圆圆,我来了!

★★★

得到前妻的消息,趁着周末,陆宗岳收拾了一个轻便的行囊,准备搭火车前往花莲。

丁茉莉原本说要到他家做饭给他吃,他拒绝了,她的烹饪手艺不过就是加热微波食品的水平,又何必勉强呢?

「不会可以学嘛!」她在电话那头撒娇。「你不期待吃到人家亲手做的料理吗?」

他曾经期待过的,可她连煎个荷包蛋都会煎焦,又耍赖地说做菜会让她的手变粗,所以后来他就不强求了。

他嘲讽地撇撇唇。「算了吧,我这周末还有事。」

「什么事?你要去哪里?」她警觉地追问。

「要去见一个朋友。」他没多加解释。

她似是察觉到他的冷淡,女性的本能令她更加刻意讨好他,嗓音越发甜腻柔软。「好吧,那你去见朋友,我会乖乖等你回来,要记得想我喔!」

语落,她「啵」地一声隔空送上响亮的飞吻。

陆宗岳只觉耳窝处一阵湿湿凉凉,彷佛这记啵响化成了蛇吻,他忍不住掏了掏耳朵,可这异常黏腻的感觉仍是一路随他上了火车,直到抵达山明水秀的花莲小镇,夏日习习的暖风拂来,那不适感才淡去,乌云密布的心房瞬间变得晴朗。

他捏着手里的纸条,依着纸条上的地址寻去,没想到事情并不如他预期的顺利,圆圆早在几个月前就搬家了,他抓着之前租屋给她的房东和几个邻居仔细追问,好不容易推敲出她可能是搬到另一个距离这里几站远的小镇。

当他马不停蹄地搭火车赶到那个小镇时,已是深夜时分,他找不到旅馆,只好在车站长椅上委屈地窝了一夜,隔天一早醒来,连早餐都没吃,就急着开始找人,由于不确定她的住处,他只能用最笨的办法,沿路一家一家地问。

在烈日下曝晒了几个小时后,他终于来到位于小镇田野边的一栋日式旧房舍前。

房子是木造的,落地窗前有缘廊,缘廊屋檐挂着一串琉璃风铃,迎风摇荡。

屋前有一方小巧的花园,用漆成白色的木篱笆围着,栽着玫瑰花及几株芭蕉,鹅卵石铺成的小径上,安静地立着一盏石灯笼。

篱笆外挂着一面木头招牌,上头雕着「小园香餐坊」,旁边站着一只像是刚由《艾丽斯梦游仙境》溜出来的兔宝宝,怀里抱着一块黑板招牌,上头用粉笔写着今日特餐的内容——

红酒牛肉烩饭/面。

圆润又童趣的字迹勾起了陆宗岳的食欲,他忽然想到自己已经两餐没吃了,胃袋正酸酸地拧着,而任何用牛肉做的料理都是他的最爱。

这里像是一家简餐店,气氛幽静恬然,令人见而忘忧。

现在还不到这家店的营业时间,陆宗岳正犹豫着是否该直接按门铃时,屋角一扇小门忽地钻出一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穿着卡通T恤和短裤,迈着两条小胖腿咚咚咚地跑出来,看见篱笆外杵着一个大男人,愕然停下脚步。

陆宗岳向来拿孩子没辙,孩子们也彷佛能察觉到他的淡漠,很识相地不来纠缠,可这个小男孩好似不怕他,仰起眉清目秀的小脸蛋,一双清亮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将他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遍。

他轻咳两声。「小弟弟,你认不认识一个姓钟的阿姨?」

「姓钟的阿姨?」

「嗯,她叫钟心恬,刚刚在巷子口的早餐店,有个大婶跟我说她住在这里。」

小男孩没回答,再次将他从头到脚审视一番,那小大人似的模样教陆宗岳又好气又好笑。

「你是谁?」

他又咳了咳。「我是钟小姐的朋友。」

「男朋友还是普通朋友?」小男孩个头小小,还不及一旁的兔宝宝高,问话却是相当古灵精怪。

陆宗岳一怔。这叫他怎么回答?

他不是圆圆的男朋友,可也不只是个普通朋友,他们之间的关系千丝万缕,该如何对一个小鬼头说明白?

小男孩看出他的为难,在他脚边绕了一圈,若有所思地抬起白嫩的小脸蛋。

「你真的是她的朋友?」颇为狐疑的口吻。

「嗯。」陆宗岳苦笑,这小鬼小归小,派头倒是摆得挺足的啊!

小男孩歪着头,想了想,最后像是确定眼前这个大块头家伙不是个坏人,咚咚咚地又跑回小门边,一双小爪子巴着门扉,探头朝屋内扬声喊——

「妈咪,外头有个叔叔找妳。」

妈……咪?

这小鬼……竟是圆圆的儿子?她什么时候有孩子了?跟谁生的?

陆宗岳愕然冻立原地,心乱如麻。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短篇 现代短篇 都市异能 都市婚姻
短篇
短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现代短篇
现代短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现代短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现代短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都市异能
都市异能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异能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异能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都市婚姻
都市婚姻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婚姻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婚姻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